第二章:破障挺进

机械神教通讯官卓根。特雷佛 抓住他的皮带扣烦躁不安。在他面前盯着他的是护送审判官卡修斯罗斯的战斗修女。当审判官进入女武神机舱的时候卓根马上从座位上跳起来。

“大人!这儿出了问题。”

跟随审判官的第二位战斗修女关上侧门时,飞行器的引擎已经发出怒吼。

“什么问题?”长者不解地问道。

“我的妻子,她在来这里的路上时我跟她失去了联络。”

女武神突然起飞令那些没有就坐的人尽可能地抓住令他们保持平衡的东西。

尽管飞行器在剧烈摇动,审判官依然快步走向驾驶舱,卓根则依然跟在后面哀求着。

“或许我们该等等她。”

“走的时候我没有叫你带好重要的东西吗?”审判官的怒吼声甚至盖过了轰鸣的引擎声。

“有,大人。”

“那就行,那你已经没有重要的东西要带走了。”

审判官走进驾驶舱,卓根跟上前并关上了门,引擎声终于消失。长者站在驾驶员后面而卓根走近站在他身旁。

“大人,我这样问是因为您提到一个威胁,我想。。”

审判官将他消瘦的脸转向年轻的机械神教通讯官。

“你的妻子在哪里?”

“我最后听到她的音讯是在AR-A5扇区。”

审判官稍微思考了几秒钟。

“那你可以坐下了,我们的敌人没有丝毫仁慈,她必死无疑。”

卓根脸色霎时一片苍白。他想说什么但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

“您的意思是?”卓根沮丧地问道。“AR-A5在伊洛瓦二号的锻造网络中,由我们最精锐的兵团把守着,甚至还有一个护教军兵团,我们的军队也。。。”

尽管他一直碎碎念,但再也没人注意他。审判官在跟驾驶员谈论着而驾驶员转注着驾驶。各种各样的反馈信息从驾驶舱内的全息影像屏显示出来,卓根看到以后震惊了,马上跑到窗边眺望。

他目之所及,所有的工业系统,帝国的宝石工厂,所有的车道,所有的房屋,所有的走道,一切的一切尽是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战斗,爆炸,事故。成千上万的撕裂虫,那些最小的泰伦有机生物,向那些拿着武器的人发起攻击。带头的刽子手将一个防御塔撕开,引爆它,然后不计其数的撕裂虫群蜂拥而进。卓根眼看着撕裂虫涌向那些连武器都来不及举起的人们。整座塔随着骇人的声音倾倒,驾驶员用力拉住控制杆,以防飞行器掉下来。倾倒的巨塔与女武神擦身而过,砸扁了一辆高速行驶的货运列车。

混乱接踵而至,一台孤独的黎曼鲁斯向撕裂虫群开火只能堵住缺口几秒钟。一队哨兵拼命地射击,试图阻止这些只会为了吃他们的尸体才会停下的敌人。视线范围内的一切都被撕裂虫所吞没。卓根精神恍惚地看着眼前这个不可思议的场景。这时,在工厂前面的屋顶上的人影引起了他的注意。毫无疑问,他将协调思想与机魂和女武神的占卜机器跟他的视觉混合,令屋顶似乎更接近眼前。

“审判官!”卓根惊叫道。

在屏幕前分析数据的卡修斯站了起来。

“我的妻子!她在那儿!她还活着!”

审判官眯起眼睛,视线顺着卓根手指的指向看去。

“驾驶员?”他向驾驶员示意。

“十分钟内我们将飞过那个地方。”在检视过仪器后飞行员回答道。

卡修斯准备回到屏幕前,卓根挡住了他。

“我们是在去接她吗?”

卡修斯像推开一个孩子那样轻轻推开他。

“她在那个战区的寿命目测是三分钟,最多。”他平静地说。

“如果她能活到我们飞过呢?”卓根不服地问。

审判官停下脚步想了一下,皮革一般的面还以一个渗人的微笑。

“噢!那样的话,我们就把她救出来,如果我们就这样离开皇帝会难过的……你妻子是做什么的?”

“她是一个护士。”

“真是个优秀的护士呢。”卡修斯讽刺地评论道。


整个扇区被敌对生物所淹没,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一家工厂最后的守卫者被吃掉。成千上万的撕裂虫死在一个由钷燃料驱动的喷吐出一团团火焰的大机器里。伴随着可怕的金属撕裂声,一个大油箱晃动了几下然后落在邻近的屋顶。一个年轻女人悬挂在柱子上,在建筑物和燃烧的屋顶之间摇摆着。因为这样暂时摆脱了泰伦虫群,然而撕裂虫已经爬上墙了。从静滞悬空的女武神上俯视,卡修斯被触动并以赞许的目光看着卓根。

“你的妻子比我想象中的更足智多谋。”

“说话算话,”卓根说,他跟将要爬到屋顶的撕裂虫一样着急。

审判官打了一个手势,一名战斗修女抛下一条绳子,在生还者离开屋顶的时候撕裂虫群几乎碰到了她的脚。

年轻女人在进入机舱瞬间就晕了过去,卓根急忙跑到她身边。

“米罗!”

审判官已经回到驾驶舱内,转身看着卓根使劲摇醒他的妻子,检查着她身上的灼伤,轻轻地抱着她。

“米罗!我的天!你不能现在才放弃。”

年轻女人咳嗽了几下,慢慢睁开眼并抓紧了他的衣服。

“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赶我走吗?”她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卡修斯嘴边露出一个冷笑,他走到驾驶舱。

“真是一个愉快的团圆啊,通讯官卓根.特雷弗。”审判官说道。


夜幕降临在纳维达首星。遥远的伊洛瓦三号巢居在燃烧,它是被抵抗泰伦入侵者的残存力量所点燃。女武神已经降落在临近的小山坡上。

围着火堆而坐,卓根用一个后背舱里的毛毯包裹着他的妻子并安慰她。

“我们在等什么?”卓根向审判官询问。

“盟友。”

“他们什么时候到?米罗需要治疗。”卓根焦急地说。米罗只是轻轻的用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让他平静下来。

“我没事。”她低语道。

“他们应该快到了。”审判官说。他明显没有花心思在年轻的通讯官上。“他们来自瓦米堡。”

卓根思考片刻,他曾好几次在那里工作过,他熟悉那里的防御系统。瞬间他感到绝望,口边的干粮掉落在膝盖上。

“瓦米堡?您看到伊洛瓦三号发生了什么吗?”他绝望地指着被火光染红的地平线,仿佛在宣布帝国的失败。

“瓦米堡不会陷落。”卡修斯一边说着一边将燃木扔进篝火。

“那边的防御力量和伊洛瓦三号根本不是一个等级。。。”卓根哀嚎道。

审判官抬起头但保持沉默。一个战斗修女站了起来,持枪在手,女武神的驾驶员也紧随其后。只听到一下低沉的响声。众人马上警惕起来。犹如不得不服老一般,审判官也缓缓站了起来。黑夜中,低沉声变成了嗡嗡声,一艘黄色的暴风之鸦从黑暗中出现,降落在女武神旁边的空地上。

卡修斯看向卓根。

“瓦米堡不会陷落,是因为帝国之拳的锻造大师阿托努斯.盖斯已经开始组织防御了。”

早晨,卓根和他的妻子坐在空荡荡的女武神里。卡修斯和帝国之拳的人整晚都在跟帝国官僚政要谈论着什么。

“你懂吗?”他低声道“有一个铸造大师在纳维达首星。”

米罗正在向屋顶时灼伤的地方擦药膏,同时专心地听着对话。

“他跟机械之神有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链接,他。。他。。你知道他是从哪儿学来的吗?”卓根不知道该怎么说。

米罗摇了摇头。

“在火星!在帝国最大的铸造世界!神秘的火星!”

随着一队人员进入机舱,驾驶员启动发动机,卓根的连接也被切断。

每个人都坐在座位扣紧安全带。

卡修斯罗斯坐在正中,旁边是一个贵族高官和他的两个保镖。两人在念叨着什么。

“。。。然而机械神教通讯官在瓦米堡会很安全,特别是他知道了有什么从阿里杰斯载具工厂被盗走。”

“安全。能打赢外面那些东西?”卡修斯目无表情地回答。

“有其他人吗?”另一个人怀疑地问道。

女武神起飞了,卓根看向窗外,发现他们被好几艘载满官员的暴风之爪和女武神簇拥着。

“我需要分遣队,利斯曼。”卡修斯说。

贵族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心不在焉地抚摸着他手上的宝石戒指。

“奥利凡家族一直是审判庭卑微的仆人”利斯曼用一种官腔回答道。

“自从伊洛瓦三号陷落后,怎么活下去是个问题。我的分遣队毫无疑问听从您的差遣。”

“感谢你,利斯曼。在如此危急关头你的忠诚十分值得尊敬。”

“当这场可怕的异形入侵结束后,我希望大人会记得那些跟您同一阵线的人们。”

年老的审判官点了点头。

“部队部署在哪里了?”贵族向他的一个保镖询问道。

保镖掏出一个造型精致的显示屏瞄了一眼。

“伊洛瓦四号。”

“蛤?”利斯曼对这个名字很敏感。“那里是个贼窝,满大街的海盗,走私贩还有异形!你确定通讯官在那里会安全?”他说话的时候盯着卓根,好像在看着一件重要的商品似的。

“钛帝国会维持那里的安定。”卡修斯指出。

在他旁边的利斯曼打开扇子来掩盖自己失礼的表情。

“蛤,如果我是行星总督,我早就搞一单大新闻把这些长期侵占帝国土地的异形踢走了。”

“只留下兽人?”卡修斯嘲笑道。利斯曼眉头一皱,继续说:

“呃,我不该评论行星总督的作为。我会在伊洛瓦四号调派答应给您的分遣队。”

利斯曼准备拿过显示屏但卡修斯阻止了他。

“等一等,阁下。”

贵族惊讶地看向卡修斯。

“有什么问题吗?”

“没,只是通讯官的去向需要保密。”

“我以为您会信任我。”利斯曼不知所措地回答。

审判官从大衣里掏出一副帝皇塔罗牌。

“你是帝皇忠诚的仆人,不是吗?”卡修斯说着,打开精美的盒子,这个盒子的精致程度是由帝国最高级的工艺打造。全场瞬间沉寂下来。

“当。。当然了。”利斯曼结结巴巴地回答。

“所以我们来审视一下你的忠诚,没问题吧?”审判官继续说。

他对面的贵族坐立不安。

“。。当然没。。问题。”

审判官将牌以圆阵摊在两人之间,每张牌都浮在空中。

“直面真相。”贵族说。

“你在纸牌卜卦这方面很在行啊。”卡修斯说,语气中没有表露出他的吃惊。

“要使人服从真理,首先必须在圆环的中心下服从它。”贵族接着说,感觉胆子状了些。

“。。。我抽两张奥秘。”卡修斯接话。

“如果它们是真实的我,那么它们是真实的为你,如果它们是虚伪的我,那么它们是虚伪的你,你准备好了吗?”

贵族点了点头。

卡修斯缓缓抽出一张牌,把它放在圆环中心。递给利斯曼然后展示它。

“你的是异形审判官。”

“一个奥秘狄斯科耳狄亚!我。。我不懂。”贵族的脸通红,他紧张地紧握着手。

年老的审判官收回手,从牌库中抽出第二张牌,将其放到圆环中心。闭上眼,过了一会儿睁开眼并展示那张牌。

“我的是异端。”

利斯曼发出宽慰的叹息。

“我的帝皇!您吓死我了,我以为我这张是。。说我。。”

审判官将牌收回到盒子中。卓根感觉到整个客舱像飞行器喷出的蒸汽那般送了口气。

利斯曼松了口气,再次伸手去取显示屏。

“我马上就帮您发出命令。”

卡修斯静静地凝视着他最后一张牌。他盯着那张牌低声说:“她大概是告诉你,坩埚会保护你免受一切伤害。”

贵族停止了动作,他的两个保镖也僵住。

在这一刻,一切都静止不动,直到飞机的颠簸打破了冰冷的寂静。在机舱后面的卓根和米罗大气不敢喘一下。利斯曼和他的保镖们同时举起了武器。随着机舱内闪过一道夺目的能量弧,三个人头落在机舱地板上。下一瞬间驾驶舱被打开,一个战斗修女被惊动手持武器冲了出来。卡修斯罗斯的动力剑已经回鞘。身后的卓根和米罗吓得一动不动。清扫掉贵族和他的保镖们的脑袋后,战斗修女返回她们的岗位。卡修斯小心翼翼地拿起在冲突中散落的卡牌,卓根拿起一张交给他。

“大人,我不懂,帝皇塔罗牌是不会有错的。”

“那必须的。别紧张,卓根。”卡修斯接过牌回答。

“但那是。。当您抽到异端牌的时候就表明他是无辜的啊。”卓根抓着牌没有松手。

卡修斯看着卓根眼中的那片黑暗,气氛十分冰冷。卓根拿着的那张牌竟然眨了一下眼,他被吓到了。

“没有东西能妨碍塔罗牌的判断!任何东西都不行!”他结巴地说。

在他面前的卡修斯一面麻木,令他组织不到语言。

“没有东西。。除了。。亚空间阴影。”

他恍然大悟并跑到驾驶舱对着他自己的显示屏大喊:

“紧急回避!”

外面传来爆炸声,卓根和米罗跑到窗边,看到一个巨大的阴影在他们上面。一条毒刺贯穿驾驶舱,驾驶员受伤倒地。虽然只是擦伤,紧接着他的内脏和血肉马上飞溅到整个机舱。卓根甚至没时间看清楚副驾驶是怎样被撕裂虫吃掉的,女武神已经向地面下坠,女武神与一架燃烧着的暴风之爪擦身而过。他们摔倒在机舱地板,眼睁睁地看着天花被撕开。碎空虫群,那些长着翅膀的撕裂虫,已经遮盖了整个天空。这些生物奋不顾身地撞向那些飞行器的引擎来摧毁它们。随着金属的撕裂声,女武神被撕成凉拌,后半部的引擎轰鸣着坠落地面。米罗死死地抓住座位安全带悬在空中。

卓根本能地激活安全装置。植入教徒的祝福,取代了他的双脚。风猛烈地呼啸着。

“卓根,快想办法!”米罗喊道。

卓根看看四周,发现他们已经远离上空的战斗,他们正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撞向下面的树林。

“驾驶舱没了,你要我怎么办?!”他在风中大喊。年轻女子试图回答但是风声盖过了她的声音。卓根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然后默默念诵着机械教祷告文。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机械神教通讯官,机械之神一个小小的齿轮。他迎风跪在只剩半边的女武神机舱夹板上,手里还抓住那张帝皇塔罗牌。他专注地尝试连接女武神的机魂。他感觉到疼痛,来自被切开一半的机器的疼痛。他试图安抚机魂,他哀求机魂拯救他们,他竭尽全力集中精神与机魂沟通。地面向他们冲过来。一个引擎彻底熄火了,但它的能量全部集中在剩余的另一个引擎上,飞行器正在试图减缓它的速度。

终于,他们撞向地面。


当卓根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临时吊床上。剧烈的疼痛感从他的肩膀涌出。他能看到在上面是厚厚的树冠和一架女武神的残骸。他尝试转头但疼痛感令他放弃。

米罗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我知道你不会就这样死了。”她说,开玩笑地捏他的脸颊。

卓根回以一个鬼脸,缓缓坐起看看伤势。米罗已经尽她所能地在废墟中搭建好了一个帐篷。她扶他起来巡视四周。女武神在一个悬崖边停住了。在他们面前是一片广阔的平原。纳维达主星的两个太阳缓缓升起照耀着一切。

“会有人来救我们吗?”卓根虚弱地问。

“至少六天内不会。”米罗轻轻地回答。

卓根失望地抬抬眉毛。

“接下来我们要干啥?”

“等你好起来了我们就去伊洛瓦四号。”

“为什么不去瓦米堡?”

“去那个聚集数以亿计可怕生物的地方?”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说。

卓根把他的胳膊搂着米罗的腰,紧紧地抱着她,远眺着地平线。

步行到伊洛瓦四号可是一份难差事。



第一章:血战誓约

随着纳维达首星的两个太阳落到地平线,阿里杰斯载具工厂的影子盖过了周边的森林,建筑和植物都染上了一层橙红色。载具工厂所在的星区最近被宣布为“兽人活跃区域”,但是考虑到支援耐克塔瓦斯六号的战争造成的影响,增援捉襟见肘。法吉斯中尉,一位参加过第一次萨卡勒姆之战的老兵,正要结束他这一轮的巡查。在载具工厂深处,机械之神的技师们在履行着他们奇异而神秘的职责。中尉的手下驻扎在各个战略据点。就算这些重型武器、探照灯和支援射击的黎曼鲁斯都不足以解决可能出现的威胁,他们还可以指望附近蜂巢都市瓦米的空中支援。无论如何,他们离任何可能是前线的地方都很远。

袭击来得既突然又猛烈。午夜时分,黑衣服的兽人悄悄出现在距离防线只有几米的地方。短铳小子的枪林弹雨撂倒了第一批防御者。法吉斯中尉赶在重型爆弹枪转向中庭前发动了一次英勇的冲锋,夺回了几个防御阵地。不可思议的是,中庭里的黎曼鲁斯都被破坏了。他的小队向着袭击者们倾斜火力,直到弹药耗尽,最后不得不撤退到设施内部。袭击者们一个走廊一个走廊地迫使他们后退,直到他们退到了主控制室。残余的士兵在里面加固大门、救助伤病,机械神教的成员也在屋子后面集合。屋里回响着远处爆炸和垂死同袍的声音。通讯军官、年轻的中士加尔马勒奔向他的长官。

“中尉……”他火急火燎地喘着气,“他们……他们取消了空中支援。没人会来救我们了。”

“但是……”法吉斯中尉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不可能,没人有权限……”

“我有。”

一个丑陋的人从保密的地下设施入口处走进屋里。两名战斗修女伴随左右,而他胸前是引人注目的审判庭胸章。

“审判官卡修斯·罗斯。”他以刺耳的声音补充道,好像这就足以解释他的忽然造访。他径直走向那群机械神教技师。在他身后,帝国卫兵们正交换着疑惑的表情,大门忽然受到了一下重击,卫兵们赶紧上去顶住。

“佩鲁姆·托尔长老?”审判官问道。

“我就是。”一个隐藏在红色长袍里、长着许多突起物的阴暗身影应答道。

“能否告诉我你的团队里有哪些人知道如何维护圣物,但不会使用?”

技术神甫跟他的团队高声交谈了几句,然后一位年轻的技师站了出来。

“这位是通讯技师基甘·特雷弗”技术神甫介绍道。

一秒后,更重的一击几乎摧毁了大门。半数铰链在这一击之下粉碎。卡修斯·罗斯对此无动于衷,将他瘦骨嶙峋的手放在年轻人的肩膀上。

“佩鲁姆长老,你能确定你的团队都已集合在此,而只有你知道如何操作‘下面的东西’?”

“非常确定,”技术神甫回答道,声音里带着几分不情愿的骄傲。

审判官举起手枪,战斗修女举起爆弹枪,顷刻之间,机械神教的成员们迅速被爆裂的子弹屠杀殆尽。

“谢谢。”随着最后一名技师倒下,审判官以此总结。

卫兵们呆住了,然后在极度困惑中举起了武器。审判官不屑一顾,径直走向已经静静倾倒的大门。大门嘎吱嘎吱地响了一会儿,然后就在一只兽人老大庞大身躯的重压之下轰然倒塌。大门外面的走廊保持着诡异的寂静。卫兵们本能地转移到屋子后面。审判官独自走上前去。

“塑形者阿格诺克”他带着敬意高声说道。

走廊里那个庞大身影里发出了一阵鸟喙撕咬的声音。一个身形高大的克鲁特人出现,他手臂上满是鲜血,鸟喙上还挂着鲜肉。

“什么,人类,想要?”他用类似低哥特语的语言问道。

“我知道你是为何而来。”

“人类你,想要它,交给斯纳格巴布拉克!”

“这正是我的计划,”审判官承认,“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做个交易。”

“而我们、仍然、你、能、杀了。”克鲁特唾弃道,同时举起了倒刺步枪。

“我可不建议这么做,”卡修斯回答道,一边指了指屋子后面,“你想要的设备只有这些人能操作,而他们现在似乎遇到了非常不合时宜的意外。”

克鲁特人伸长了脖子去看那些尸体,然后把头转回审判官,非常失望地吧咂着鸟喙。

“什么,人类你想要?”

“绮丝把她的副官丽萨派到了纳维达首星,”卡修斯说道,“我需要她带来的那件东西。”

阿格诺克把身子挺得笔直,反复考虑,然后向审判官伸出了一只浸满鲜血的手。

“成交。”

Created with Mozello - the world's easiest to use website builder.

 .